151 7277 2803
  • 联 系 人: 刘经理
  • 销售热线: 15172772803
  • 办公电话: 15172772803
  • 图文传真:
  • 在线客服: 中通校车销售有限公司
    地址:校车客车配件销售中心
当前位置 >> 新闻栏目 >>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

校车安全事故案例对比总结

新闻导读:
本文章发表于: 作者:881210 发布时间:2012-11-23

案例一

 校车


萌萌就是在这辆校车上坠下身亡。

昨日下午410分许,在福田东方幼儿园读小班的3岁萌萌(化名)乘坐校车回家,当校车行至华新路由西往东方向市话大厦附近时,校车车门突然打开,萌萌从车上摔下,因头部受伤被送往医院,最终不治身亡。对于萌萌的死因,跟车老师称,萌萌系自己打开车门,摔下受伤。而家长怀疑,萌萌头部是被车门夹伤或摔下车遭车碾。目前,交警对此事正在进行调查。

校车行驶中女童坠亡

昨晚830分,记者赶到福田交警大队见到了死者的家属。萌萌的父亲温先生万分悲痛地抱着女儿带血的书包,站在出事的校车旁边。女儿刚刚过完3岁生日,怎么说走就走了!温先生介绍,萌萌926日刚刚过完了3岁生日,目前在福田东方幼儿园读小班,平时孩子放学后都是乘坐幼儿园的校车。

温先生告诉记者,下午他的妻子突然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称女儿出事了,目前正在市二医院抢救。他与妻子立即赶到医院,眼前的一切让他们惊呆了。当时我看到女儿的头部受伤,左脸严重变形,鼻子和耳朵已经血肉模糊。温先生称,据医生介绍,女儿于1628分送到医院后,经抢救不到两分钟便停止了呼吸。目前,老婆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现在仍在医院守护着女儿。温先生说。

司机:当时车速并不快

记者从福田交警大队看到,涉事的是深圳市福田区东方幼儿园校车,核载12人。据司机沈先生介绍,他刚到东方幼儿园开校车才一个多月,相关证件齐全。事发于昨日1610左右,当车行至市话大厦路段时,刚刚下了第一拨学生,车上就剩下五六名学生,车子刚刚启动开出十多米远,车速也才十几公里/小时,可跟车老师突然大喊:车门开了,小孩子掉下去了!沈先生说,当他听到老师的叫声后,立即停车下车查看并报警,当时那孩子满脸都是血。随后,老师下车立即把孩子抱了起来。当时情况很紧急,打120肯定来不及了,我们便把孩子送到了市二医院抢救,当时老师也吓得不得了。

老师称萌萌擅开车门摔下

温先生告诉记者,女儿出事后,除了悲痛外,最让他疑惑的是,女儿究竟是怎么从校车上摔下来的,又是怎么受伤的?关于女儿萌萌的死,直至温先生赶到福田交警大队时,跟车的女老师才告诉他,当时萌萌就坐在校车第一排左侧靠窗的位子上,而老师则坐在第一排靠近车门的位子。当行至市话大厦路段时,老师说她正在给我老婆打电话问具体地点,而萌萌便自己拉开车门,从车上掉了下去。温先生说。

温先生针对跟车老师的说法提出质疑:在行驶过程中,车门到底是怎么开的,难道一个年仅3岁的小女孩能自己打开车门?为何孩子摔下后头部严重变形,血肉模糊,而司机却称,当时校车刚刚启动开出十几米,而车速只有十几公里/小时,这么慢的车速根本不可能导致头部重伤。温先生认为,女儿头部受伤,明显是被车门夹伤或是被车轮碾轧,最终导致死亡。

案例二

昨日9时40分左右,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,一辆运煤货车与一辆校车正面相撞。截至发稿时,死亡人数已上升至20人。这起事故,再次将校车安全这个令人揪心的问题暴露在公众面前。

生命蓓蕾瞬间凋零,留给人们无尽的伤痛。人们不禁要问:核载9人的校车,何以实载64人?是谁胆敢如此漠视孩子们的生命安全,放行这样的车辆?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干什么去了?当地交通警察又干什么去了?

类似的事故发生已非一起两起。就在今年3月14日,北京市一辆核载49人、实载81名幼儿园师生(其中76名儿童)的大客车,在莲石东路门头沟路段小园村路口处发生事故,造成两人死亡……

案例三

12日18时许,徐州市丰县首羡镇张后屯村发生一起校车侧翻事故,截至晚1030分事故已造成12人死亡。据了解,该校车属于张后屯村中心小学,校车是为了避让一电动车发生侧翻。有关部门正在紧急施救,具体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。

校车老板雇用他人负责校车的运营

徐州有关部门的消息说,首羡小学学生所坐的这辆车系租用社会公交车辆,事发时有29人落水,10余人重伤送医抢救,6人已安全回家。

在历次类似的事件发生后,总有当地相关部门提到经费不足的问题,甚至还有人形象地将校车安全总结为:校车安全,核心是钱。的确,的多少与安全有莫大关系,尤其是一些贫困地区和欠发达地区,在教育资源稀缺、教育经费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保证校车符合不超载的条件,是一件极难的事情。学校无力承担不超载的成本,而众多家长在没有多少钱投入的情况下,明知校车天天和次次超载,但也只能去。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怪相:明知校车长期超载运营存在不安全因素,但却被有关部门和家长忽略。

本来,我国于2007年9月1日起强制实施的校车国家标准,对于校车载人数量、校车质量等都有严格规定,但在现实中屡被“闲置”,安全质量不达标、司机资质不过关等不合标准的各类“校车”仍旧招摇过市。超载现象,不过是校车乱相之一。对于校车属性认识不清,管理主体不明确,才是导致各类校车乱相的主要原因。

基于校车的特殊性,校车安全本应是交通管理重中之重。然而,在不少地方,校车管理基本上是“说起来重要,做起来次要”,学校不愿意出足够的钱来管理、维护和更新,教育主管部门也不愿为此投入更多精力,把校车简单地推向市场,无形中加大了管理难度,加剧了校车的危险系数;而另一方面,不少年轻父母由于工作需要,不得不将孩子上下学交给幼儿园,导致校车需求量非常大。这一悖论长期得不到合理解决,是校车屡屡“出事”的根源所在。

“孩子的校车”,承载着国家的未来、民族的希望。在许多国家,校车停下后,会从车头一侧向前伸出一根约1米长的黄色交通标志杆,以示不可靠近;从校车的侧面横向伸出另一上写“停”的交通标志杆,警示其他车辆停驶;超越校车,是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,要被罚款、扣分。甘肃校车安全事故发生后,国家教育部随即要求全国各地教育部门和中小学幼儿园,立即对中小学生和幼儿上下学乘车安全情况进行排查。这当然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。然而,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校正对校车的认识偏差,明确管理主体及其责任,校车安全问题终究难以让人放心。